基础性创新抓不上来

2020-08-18 04:02

目前国内不少城市在搞军民融合,他并不建议四川一开始就把视野放到全国。最好先从川内入手。当然,所谓军民融合,“民”字不仅仅是民营,还包括从事民用产品研发的国有企事业单位,概括起来就是“民用+民营”。

为此,他提出两点建议。首先是由政府主导,搭建统一的军民融合平台。

当然,对于创新本身,也有不同的理解维度,一般来说,创新包括原始创新、集成创新,引进消化吸收再创造等。

“先把四川主要的军工企业集中起来,再把和军工相关的、想参与的民营企业以及民口的科研单位进行梳理,之后形成一个目录清单。”杨伟表示,然后由政府牵头和主导,搭建平台让“军”和“民”两头在平台上见面沟通。

当前,四川正在推动全面创新改革试验,依托成德绵先行先试,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。杨伟注意到,在推动军民融合上,四川具备先天优势。首先,四川拥有很多军工企业;其次,在科研实力上,四川在全国范围内,应该算是第一梯队。

在杨伟看来,最有引领作用和最有颠覆性作用的,还是原始创新。“所谓集成创新就是把若干个创新集成起来,使得它的综合效能更为突出。引进消化吸收基础上再创新,实际上还是跟着别人的路子走,在跟随的过程中,在某些方面有所超越,但不会有根本性的变化。”他表示,过去由于国家的科技实力和经济实力比较弱,真正的创新体现得并不充分。伴随着国家的科技实力和经济实力的上升,再加上政策导向,以歼20为代表的一批大国重器的出现,成为我国科研创新能力和成果的集中体现。

军工行业的创新,从有军工那天开始就有了。德国人最先研发了导弹,前苏联随后做出了自己的产品。德国最先搞原子弹,最后是美国人先研发出来。“军工是搞装备的,武器就要和对手博弈。”杨伟说,你要和对手博弈,不创新怎么博弈?

“其实我也注意到了,川内有不少军民融合组织和产业促进会。”杨伟说,这个事要做起来,必须由政府来主导,调动企业的参与度。他以美国为例,国外已有了非常成熟的平台和机制,通过在平台上发布技术和能力需求,由企业提供解决方案,充分调动各方的积极性和参与度。

创新不仅仅是科技创新,还包括体制、机制、管理等全方面的创新。以科技创新为例,具体又分为基础性创新和应用性创新。“基础性创新抓不上来,根基不牢。应用型创新核心在于面向产品,除了满足用户的需要外,更需要创造用户的需要。”杨伟说,对于他所从事的军工行业来说,追求创新更是天然使命。

在具有先天优势的情况下,军转民、民参军,军民两者融合度如何?对此,杨伟表示,从两张皮到真正走向深水区,目前来看,还需要政府进一步发力,真正引导政策落到实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