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方面砍地方的钱

2021-05-03 14:17

据了解,由于各县市对于“财政部”所提财源分配方式均表不满,“财政部”估计,朝野“立委”提出多达19个“财划法”修法版本,整合难度颇高,年底前是否能完成修法,变数很多。

“立法院”审查攸关县市财源的“财政收支划分法”修正草案,新北市长朱立伦连说了二次“拜托”,他说,“财划法”修法拖了太久,新北市都已升格二年了,“财划法”再不修订,新北市就是“假升格”。

胡志强说,当局总觉得公债不是好事,但他争取举债空间,是为了编预算,持续投入大型建设,不是要借钱放烟火;例如台中市开发水湳经贸园区,赚的钱保守估计有6百亿元,可偿还原台中县的债务,而未来建设陆续完成后,估计台中市债务不会超过2百亿元。

“台北市非常愿意共体时艰,不过如果只是将台北市的额度,分给其他‘五都’;当局不尽任何责任,这对台北市有欠公平,也不是当局应该有的分配方式。”郝龙斌不满的说,台北市并不反对“公债法”,要限制举债额度,台北市也可以接受,不过限缩额度不能影响到台北市自筹性的大型公共建设,这是台北市的底线。

攸关地方财政命脉的“财划法”、“公债法”修正草案,先后送入立院审议,但“财划法”相关版本将近20个,“公债法”又引起诸多争议,台中市长胡志强昨天说,因为缺乏共识,他最担心“行政院”送出法案后,却不在乎能否过关,将冲击地方财政。

他强调,统筹分配税款是一块大饼,有人分得多,就会影响其他人,该如何分配?当局的计算公式要公平,台中市论面积、人口,在“五都”中都不是最小的,又是刚升格的“直辖市”,分配的额度不应该最少。

郝龙斌再度强调,“行政院”在没经过沟通的情况下通过“公债法”修正草案,北市府无法接受,“行政院”及“财政部”应提出这个版本的精算数据。郝龙斌表示,台北市愿意与当局共体时艰,不过如果只是删减台北市的举债限额,对台北市不公平。

对于“财政部长”张盛和希望地方政府撙节开支,跨年晚会别放烟火,也别请大牌艺人。台中市“新闻局长”石静文说,从“公债法”、“财划法”牵拖到跨年晚会,令人不解,跨年晚会能带动地方商机,贸然停办对市民不公平。

“财政部”每月公布公债钟,民众看到每月公债数字累计惊人,光是1年以上债务未偿余额就4兆多元(新台币,下同),如果再加上未加计其中的隐藏性潜在债务,如非营业基金举债、当局与地方各级政府债务等,总负债约21.5兆元,换算平均每位台湾人民背负超过90万元债务。

眼看台湾经济实力已被抛在四小龙之后,又背负庞大公债,何况经济还在力守保1边缘。如果是大户人家抢争家产,起码还有财富可分,但目前情况下,当局与地方为了举债公然反目,“穷人间抢钱”的凄凉之感,只是让民众更沮丧。

台湾经济欲振乏力,无法把经济大饼做大,增加公库财源,但当家的台当局,一方面砍地方的钱,另一方面又不断通过地方升格“法案”,变相鼓励地方政府争预算、争员额,做法自相矛盾。身为“直辖市”的“六都”,也只见局处升格,人员升等,看不到大家为升格后的建设提出愿景。当国家财力渐弱,当局地方还在为争钱内耗,如同希腊都要破产了,希腊公务人员还在上街头抗议政府减少待遇,延发退休金。

郝龙斌表示,他相信马英九对新版“公债法”不知情的说法,而“财政部”对台北市的举债、周转方式,应该也不了解。事实上,台北市举债是为兴建大型捷运等公共工程建设,急需举债周转,北市府并没有乱花钱,尤其,北市府目前欠债额度,在各县市中是很低的,举债是为了公共工程建设的周转,并不是花在不该花的部分。

胡志强说,他希望今年底之前,两修正草案能审议通过,不然明年5、6月也得过关,否则会影响建设,他也很难对市民交代。

何以“台湾债淹脚目”? 当局与地方都“贡献良多”,没有谁比谁节制。当局每年照编赤字预算,大幅举债,连非营业基金都举债7千多亿元;地方政府长期与短期债务也达8千多亿元,即使如此,当局与地方举债花钱都不手软。

东南网11月27日讯 据台湾媒体报道,台湾公债不断堆高,甚至被国际机构评为公债比较希腊更严重之际,近日“公债法”及“财划法”修法,当局与地方为了抢钱几近撕破脸,更显讽刺。公债当头,当局限制地方举债有理,地方挟政绩建设压力,抗议亦有道,想要服人,当局与地方恐怕都得也要刮刮自己胡子。

“财划法”、“公债法”先后送到“立法院”,台中市长胡志强昨说,欠缺共识,他担心“行政院”送出后,不在乎过不过关。

“行政院”通过“公债法”修正草案,将台北市的举债额度,大幅限缩了2249亿元,台北市长郝龙斌表示,北市府愿意与当局分担责任,也愿意随时和当局沟通,他并提出,举债额度可以考虑以各都岁出预算的二倍为上限。

例如当局被军公教退休支出压得喘不过气,但谈到删减年终慰问金等不合理预算,一样删不下手,还是宁可借钱当圣诞老公公;组织改造更是愈改员额愈多,人事支出逐年攀升,严重挤压公共建设预算;更别提当局部会每年浮编的考察、补助公务员交通津贴,还有一堆花大钱兴建的蚊子馆。地方政府当然也有样学样,县市公库穷哈哈,却不能不摆阔,跨年烟火输人不输阵,烧钱让首长有面子,债务又是纳税人背。

朱立伦并强调,他不希望用干扰或是任何争议的方式,导致“财划法”修法进度原地踏步、未能通过,因为“财划法”修法拖了太久,所以他“拜托”、“拜托”“立委”们,不管是哪个版本,希望“立委”能发挥智慧来审查,让“财划法”修法赶快通过。